当下华语乐坛真的没歌可听了吗?音乐领域饭圈文化盛行 乐坛悄然发生变化
发布时间:2020-04-01 15:18:59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飘乎我的期待……最近...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飘乎我的期待……”

最近一些华语歌曲随着短视频再度火了起来,很多网友在感慨老歌好听的同时,也发出“灵魂拷问”——为何当下华语乐坛里,传唱度高、能被各圈层都认可的流行歌曲越来越少?

消失的优质歌曲

早前,一段名为“2000年歌曲大赏”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

那一年,刚刚出道的周杰伦发行了第一张专辑《Jay》,王力宏重新改编了《龙的传人》,加入了当时很少见的RAP,还有刘德华的《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梁静茹的《勇气》、陈奕迅的《K歌之王》、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萧亚轩的《一个人的精彩》等……

很多人感叹,20年过去,这些歌曲还在自己的音乐单里,看到歌名就会不自觉地唱起来。但是现在,音乐人多了,音乐平台多了,但让人念念不忘的歌曲,却少了很多。

有网友提到,以前想找好听的歌曲,就去翻榜单,但现在很多音乐榜单,要么被兴趣算法支配,要么是粉丝给爱豆打榜,往往找了一圈后意兴阑珊,觉得还不如听老歌。

乐坛“大哥大”李宗盛早前在一档节目里,毫不留情地痛骂华语乐坛现状,他认为当下华语流行音乐用金钱导向代替审美需求,粗制滥造败坏听众胃口。李宗盛还质问音乐人:“如果一首歌明明很烂但是能挣钱,你会拒绝吗?”在他看来,音乐人要对受众的审美品位负责。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宗盛(资料图) 张亨伟 摄

音乐领域饭圈文化

优质音乐减少,全是音乐人的锅吗?不尽然。《我是唱作人》的总导演车澈就曾提到,“当下的音乐市场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大家好像都被关在自己信息茧房里,一边是音乐人缺乏平台去展示好音乐,一边是观众认为当下市场没有优质音乐。”

2019年伊始,摇滚歌手郑钧在节目中忿忿不平地说,“排行榜上的歌,十首里面有九首真的听不下去。”这番话迅速引发争议,一些网友认为,如今的排行榜,往往被饭圈占据,不够客观。

给偶像新歌打榜,是饭圈很常见的操作。在数字音乐时代,当偶像推出新歌,很多粉丝会自掏腰包买上百张专辑,还会不断投票。

2019年,“给周杰伦打榜”曾登上热搜。事件最初源于有网友发帖提问:总有人说周杰伦演唱会的票难买,可我看他微博超话都上不了排名,官宣代言、转发评论都没破万,他粉丝真这么多吗?

点击进入下一页

“给周杰伦打榜”一度登上热搜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为了证明偶像的影响力,许多周杰伦中年粉丝也开始积极打榜,例如发帖一定带上求互评,有人提问就及时回复图文视频打榜教程展开指导,还根据周杰伦的特点写出了很多令人捧腹的“彩虹屁”等。

最终,在无数粉丝几天不懈的努力下,周杰伦超话终于成功登顶。

乐坛悄然发生变化

有人把周杰伦打榜事件称为“夕阳红粉丝团打榜记”,看似魔幻,难道歌手只能依靠粉丝才能受到大众关注?

点击进入下一页

周杰伦超话一度登顶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但事实上,这正是华语乐坛悄然发生的变化。

首先是专辑数量的下降。据《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2019年全年歌曲发新量达到近24万首,但艺人平均发歌量却从2017年的人均4.5首下降到了2019年人均3.2首,这也客观反映着华语音乐从“专辑时代”到“单曲时代”的过渡在潜移默化地发生。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截图

有专业人士指出,当下很多歌手都以1-2首的试水态度发歌,反响好就继续,反响一般则考虑观望待定或及时止损,毕竟一两首歌的造价远远低于一整张专辑的投入成本。

同时改变的,还有听歌的主力军。报告显示,华语乐坛新歌的主要听众是生于1990-1997年的人群,占据32.43%,接近总体的三分之一;31-40岁人群,占比24.87%,约总人数四分之一。

而歌曲的走红方式,也开启了“条条大路通罗马”。

早年间,华语流行歌曲的走红往往依托于电台、电视台的推荐,因此如何获得乐评人肯定,是成功的第一要素。但如今,随着综艺节目、短视频、社交门户等多种平台的推动,一首歌的走红有了更多的方式和可能。

点击进入下一页

《我是唱作人》第一季海报

综艺节目能改变华语乐坛吗?

去年,《乐队的夏天》小众逆袭刮起全民乐队旋风,《我是唱作人》带红了颇多原创歌曲,导演组很引以为傲:“QQ音乐平台2019年1月1号到6月30号的播放量榜单,整个播放量的前50位,《我是唱作人》有6首。”

综艺节目真的可以当“破冰者”,给华语乐坛注入生机吗?

答案是不一定。《乐队的夏天》播出期间,参赛乐队听歌用户数暴涨,但在节目收官后,数据便急剧下滑,受众只向少数乐队引流。

“人们真的有去打开播放器,仔细听一首首歌吗?” 在《我是唱作人》总导演车澈看来,华语乐坛不缺好的制作人,也不缺好的创作人,不缺好的音乐,缺少的是关注。这也是他打造这档节目的初衷。

点击进入下一页

张艺兴加盟《我是唱作人2》

在《我是唱作人》里,车澈没有选择流量歌手,而是让不同风格的唱作人站在一起,有机会互相了解,同时也让大众了解。

在即将开播的第二季里,他选择了张艺兴、郑钧、陈粒、GAI周延、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要求他们准备至少10首全新歌曲的原创。车澈说,自己希望能通过《我是唱作人》第2季,让外界看到华语乐坛原创的一些新东西。

时间回到2000年,当时周杰伦和他的曲风曾被视为华语乐坛的希望,20年过去了,谁能接棒,成为华语乐坛的“破冰者”呢?

乐活HOT

  • “疫”后首个小长假 清明旅游复苏正从云端走到线下 各地旅游市场有序回暖
    “疫”后首个小长假 清明旅游复

    清明节是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高峰过去后的首个小长假,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各地旅游市场有序回暖。25日,飞猪发布的《清明小长假旅

  • 四月一起“云赏花” 金山岭长城杏花节将于4月8日以直播形式邀民众共赏
    四月一起“云赏花” 金山岭长城

    金山岭长城十万亩野生山杏花含苞欲放,四月即将迎来盛开时节!河北省滦平县金山岭长城文物管理处27日透露,为丰富特殊时期民众的文旅生活,2

  • 微信聊天要不要加称呼?这些聊天行为让人很不爽 这些聊天礼仪你知道吗
    微信聊天要不要加称呼?这些聊天

    你有过收到别人发给你微信时一句称呼都没有吗?前段时间,24岁的陈俊豪就因为这件事被同事指责——没称呼很不舒服。对此,陈俊豪有些不解:

  • 春游养生派:登世界自然遗产名山 愈发渴望健康养生游 出行方式面临部分转变
    春游养生派:登世界自然遗产名山

    春深似海。眼看就要踏入四月,各地春光明媚,用一片青葱的绿色,和耀眼的五彩色、轻柔的微风、淡淡的雨丝,展现大自然的魅力。登山,不失为

  • 自来水沉淀一夜 喝着更放心吗?净水器已经使用3年 还有净化效果吗?
    自来水沉淀一夜 喝着更放心吗?

    早上的自来水颜色泛白,是加了漂白粉?自来水加了氯,多沉淀一段时间使用更好?家中净水器已经使用3年,还有净化效果吗? 这些疑问,不少

  • 春暖花开户外活动增多 如何做好个人健康防护?户外活动10大建议
    春暖花开户外活动增多 如何做好

    随着气温转暖,一些小区和公园内出现了市民聚集聊天、打牌和扎堆锻炼的现象,如何做好健康防护呢?户外活动10大建议:1 在疫情防控期间,除

  • 边看电视也能边做有氧运动 在家健身小妙招 足不出户就能强身健体
    边看电视也能边做有氧运动 在家

    居家防控疫情的日子里,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培训教材主编、国家职业资格指导师级健身教练刘东智为大家介绍一些简单易行的在家健身小妙

  • 肥皂小史:从皂荚到香胰子 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肥皂小史:从皂荚到香胰子 有着

    《南都繁会图》(局部),图中央为写有画脂杭粉名香宫皂的幌子▌张田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专家提出,对于普通人来说,抗疫的第一步就

  • 陕西省安康岚皋县七八个
    陕西省安康岚皋县七八个"不明物

    陕西省安康岚皋县大道河镇位于县城西部边陲,与安康汉滨区接壤。11月16号下午3点左右,岚皋县大道河镇月池台村民黄天福发现河面中心有七、

  • 碗从天降无人认 杭州一楼老张告了33个邻居 邻居排队发誓解释
    碗从天降无人认 杭州一楼老张告

    随着城市不断向上生长,有关高空抛物、坠物致人伤亡的消息屡见不鲜,成了悬在城市上空的痛。11月13日上午,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多方

娱乐LOVE